“我想读书!我想活着!”这句话是一位身患罕见病威尔逊氏病的大学生林广说的。

读书、活着,对于常人来说是多么简单和平常的事,但是对于林广来说,却像一个遥不可及的梦。

林广,今年25岁,湖南吉首大学大一学生,出生于清水河镇双桥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,有年长一岁的姐姐,年幼七岁的弟弟,一家人虽然生活困难,但也还能为继。

最初发现病症是在初一时,林广感觉手脚会肿大,家人带他到医院检查后,被诊断出患有肾病综合症(慢性肾炎)。

由于家中无钱治疗,后来在堂哥的帮助下才得已入院治疗,但最后因无钱不再交住院费他只能带病回家休养,因此,也被迫休学一年。

说起在生病的日子里,林广说自己最渴望的还是读书,想让知识使自己变得更坚强,不至于被病魔打倒。

第二年,由于无钱继续治疗的原因,林广出现肾病综合症的典型症状,腿脚浮肿不能动弹。林广说,当时发病时很痛苦,难以忍受。但病痛没有击垮他,靠父亲背、同学扶,终于林广艰难地完成了初中的学业,并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入兴义一中高中部。

在林广刚跨入高中大门时,不幸又一次砸中了他。家中的顶梁柱父亲因患肺结核病倒!高二时,他的身体出现了奇怪的症状,晚上总是头皮发麻。“尤如千万只蚂蚁叮咬一般。”林广说,后来父亲就因病去世,家中还欠下了几万元的外债。

在进入大学后,不幸又一次降临到他的身上。他被检查出一种患病率仅为10万分之一的罕见病,中文名称肝豆状核变性,英文名叫威尔逊氏。

学校得知情况后,委派两名同学把他送回老家,他又被迫休学。但一次又一次的不幸没有把他打倒,在家里休养期间他努力寻找生活出路。

2011年年底自学养殖,用家里仅有的钱买了三四百只鸡、鸭、鹅苗,想通过养殖来赚钱后还清父亲身前借下的钱,再给自己赚一点药费钱。

可惜没有经验,又无人指导,眼睁睁地看着快要出栏的鸡、鸭、鹅死去,亏损三千余元。

2012年毫无生活着落的他,拖着病体去做一些苦力活。一天挣个几十块钱,维持生计。2013年初,不向命运屈服的他,和母亲,弟弟三人到福建打工。由于生病导致口齿不清、手脚不灵活,不但没人愿意接受他,还因此受到多次侮辱、嘲笑。

最后以更换了多个工厂为代价,母子三人终于将父亲身前欠下的债还清。但对于自己,不想增加家庭的负担,林广一直不愿意治疗。

11月18日,记者来到林广的家中,他家在距离兴义市清水河镇外20余公里的地方,一栋仅有五间的瓦房,里边就住着两家人。记者发现,林广家中,最值钱的就是一台老式的电视机。

林广穿着单薄,正坐在堂屋内火坑内烧着柴火烤火取暖。虽然身上有病,还是赶紧起身招呼客人。在交流中,林广因病说话口吃不清,但是他依旧很努力的交谈。

在与林广接触中,记者发现,林广在说话时,双手发抖,走路时,身体往后倾斜,貌似只有这样才能掌握平衡。当聊到别人嘲笑自己时,林广不说话,一个人默默的流下了泪。

“每个人都有梦想,我的梦想就是当一名警察,但是现在我病成这样,肯定是实现不了了。”林广说,现在的他只想把病治好,好好的报答社会上帮助过他的人。

当天下午,记者来到清水河镇镇政府,对于林广的情况,清水河镇政府宣传部李女士说,清水河镇政府了解到林广的情况时,已向社会各界发起了倡议,希望大家能救救这个命运多舛的孩子。现在清水河镇大学生村官帮扶队、中国青年团清水河镇委员会已伸出救援之手。

在记者截稿前,林广通过qq对记者说:“我有太多心里话从没有和谁说过,因为很少有人理解我的病。包括我的母亲,都不能从心里去了解我。今年,我们镇政府部门帮扶队了解到我的苦难,主动来寒舍探望,领导的亲切,各位哥哥姐姐的温声细语,让我顿时尘封多年的心扉打开,终于有人从我的心里去了解我。谢谢!”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